佛系的圆规女孩,初心以下
冬盾,梅西,蝙超蝙,桶哥目前最爱。
翻译辣鸡

【授权翻译】光之下,浮踪浪迹

原文前言

我还是希望你们去读原文,因为原文真的非常精彩。

作者:

好啦!在开始继续讲故事前,我昨晚发现一个举足轻重的错误!可是我已经写完这个故事,修改就有点困难。所以我先澄清一些情况:

勇利和维克托在前文已经确认会参加GPF。这就意味着他们都已经通过了预选赛(在动画里,是有中国杯,或者美国赛场,加拿大等等。然后一个赛季实际上只有十周左右,但为了故事发展,我会延长时间。“还有八周就到GPF”也只是打破了GPF预赛,这样说够了吗?我想说的是他们已经完成了预选并且要直接决赛。)

预选赛上勇利滑的是以前准备的FS和SP。不过这次他会改变自己的FS就是换成Yuri onIce。【译者:这其实是有bug,太太就是在解释这个。】

希望能够帮助你理解!请原谅我的还不太了解花滑,我正在学习!( ´﹀` )

希望你喜欢这一章!

第二章(上)

维克托醒来时,他并未身处自己家。他清楚自己身在何处,显而易见,雅科夫脏兮兮的客房,这也算是他的一个据点,但那是以前。他的家里有勇利,他的勇利,两人的公寓还有马卡钦。

朦胧间,他依稀听见雅科夫隔着门在用俄语大声嚷嚷。只花了几秒,教练就到了门口开始猛锤他的门。“起床!到时间去冰场上训练了。”

维克托立刻就动起来,着手准备。他的头脑还没跟上他的行动(为什么这么疲劳?出什么事了?)他停了下来,看向四周有些东西,他上次来拜访时还没有,管它的。雅科夫有爱放装饰品的兴趣,他不应该小题大做。

他快速着装,提起他的滑冰装备包---昨天有什么不同吗?勇利在哪?出发前他想起来这件事。雅科夫大概会知道答案问他吧。

雅科夫盯着他等在一边。他看着有点不同,但维克托又说不上哪不对。

“嗨,雅科夫---”还没来及问出口就被雅科夫推着走出了前门。

“我们已经迟到了。”上了年纪的男人声音低沉轰隆道,带着他上车:“其他人都各就各位,就在等着你了,维恰。”

“等着什--”

“走!”显然雅科夫没有心情聊天,维克托只好安静闭嘴。他戳弄着手机,决定发短信勇利。就在他要解锁手机时,他顿住了。雅科夫又开始朝着他咆哮,但他的话语全被耳朵屏蔽了。

这一刻,他手机屏幕上方,显示着2015.10.15.四年前。

维克托不知所措但他头脑快速运转起来。时间旅行显然是可行的,不然就没有其他的解释了。他尽量让自己不要想它,比以往还要投入在冰场。雅科夫和其他人都对他的新技能印象深刻(最后几年他都习惯了努力投入)毫不吝啬地表扬称赞他,而他不像平时那样泰然处之。

没关系,维克托并不是为他们而滑。

他是为勇利而滑。

他对勇利会在哪毫无头绪。他只愿设想勇利待在着,与他身处同一时空,不过隔着几个大洋。他确定勇利不会想离开他,可是他又不禁想实际上的情况没给他太多选择权。

维克托尝试跟勇利取得联系但完全没有进展。他没法发短信或者打电话给他,他没法写信给他也不可能要求一次会面。他唯一能想到的办法,只有勇利才能明白的暗示,通过滑冰。只要勇利看过他的滑冰,他立刻就会知道这是他的维克托?

这件事会带他们重新走到一起。

维克托带着迷人的微笑把想换节目的想法告诉雅科夫。

雅科夫果断驳回这个提议,没有商量的余地。

维克托完全遭遇了滑铁卢。没有办法主动联系勇利,他只能等到大奖赛。如果勇利记得他会来找自己吗?他希望如此,然后他们也许就能找到机会私下聊聊。

维克托心脏在抽疼。他每晚盖着厚厚的被子睡觉却丝毫不觉得暖和。马卡钦陪着他,他很感谢她在这,但她也没办法。她不是勇利。他想念有勇利陪着他入睡的时光。他想念每个清晨醒来映入眼睛的勇利。他想念勇利在训练前问他想吃什么早餐。他想念勇利的微笑,早晨抚摸头发的手指。他想念那些“我爱你”,“留下来”。他想念勇利。

他想勇利想得发疯,魂牵梦绕。

有些夜晚太过难熬,但他咬牙熬过。他看着勇利今年的节目来压抑感情。美丽但不足。他可以做得更好。

维克托叹息。马上就要去GPF。他会在那与勇利重逢。万一勇利不记得他……那他就完了。他不能失去勇利。他不能想象没有勇利的人生。

绝对不能。

时间一点点朝着大奖赛迈进,速度比他想得还快。雅科夫今年对他抱有极大期望,维克托知道自己做得到,可担心纠缠不散。他担心勇利。

万幸地,他和尤里一起去旅行多少帮他分了心。年轻版的尤里比起年长版的他要野蛮暴躁的多,但这很好,非常熟悉。他知道尤里的话语里面没有多余的含义。

在机场,他们参加了见面会,维克托带着官方假笑回答了几个问题,一贯的迷惑大众。尤里总是不去回答这类问题,而且会藏起来(他不会承认),要不然他就会对媒体比中指趁着雅科夫没盯着他。

还不等他提出抗议,有个记者直接就把麦克风塞到他脸上。记者迅速发问:“能请你告诉我们你这次对大奖赛的期望吗?”

这个问题取悦了维克托,他露出微笑凝视。他想着勇利,想着他的节目,想着需要多久才能回到自己的时间线。他想着过去发生的事,第一次见到勇利,赢得的金牌。

“我还没想到。”他如实回答。

媒体像是陷入了狂欢,不等他们提出更多问题,勇利就登上了飞机。等到登机就没另外的问题了。尤里对他大声尖叫----“你什么意思说你不知道?见鬼那是什么意思?!”而维克托没听进去。

他出神的通过飞机窗户看着下方的人群化为小点。

快了,他想着,就快了。我会与你相见。

勇利。

等他到了酒店他就见到了克里斯。他们勾肩搭背赶上彼此(主要是克里斯。维克托早知道这一幕)然后去就把找乐子。他们没有喝太多,毕竟他们明天有短节目,然而他们还是度过了段愉快时光。

几乎快让维克托忘记勇利和他的恐惧。

几乎。

维克托花了所有时间去找勇利,却一次都没见到他。等到深夜他放弃回到了酒店。他没有见到也没听到跟勇利有关的消息,尽管他花了大把时间寻找他。他躺在床上思绪飘荡深知明天就会在冰场上重逢。

tbc

译者:努力努力搞定这篇,然而沉浸在梦百不可自拔!需要欧气!以及新的杂志页,维克托和勇利睡觉的那两张超级棒!!

评论(5)
热度(107)
© shiki第五 | Powered by LOFTER